•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20-06-04 14:53 浏览

好绿的地,好美的风景,冷冷的风中带着汉密斯身上的古怪香料吹送到每一个人的身边。一○八扛着皮洛,站得挺挺的。“一○八找到皮洛了。”是错觉吗?铁人的声音里面竟然透露出奇妙的喜悦,一○八衷心的快乐起来,它找到皮洛了,这么久这么久,它终于还是找到他了。“皮洛在史克戴威,一○八要陪大家,保护海娜,找到皮洛。”一○八再次重复着佩德给他的命令,“一○八要陪大家,保护海娜。”现在已经找到皮洛了,任务就只剩下要陪大家,保护海娜了。“保护海娜……?”从一○八肩上滑了下来,皮洛让自己面对着铁人,“一○八为什么要保护海娜?一○八是皮洛的。”“是,一○八是皮洛的。”像孩童学语般,一○八又一次的重复了皮洛的命令。昆可卡耸耸肩,他对皮洛这种态度没有什么好感,不过对于一○八找到主人,昆可卡却是由衷替它感到开心。“好了,现在大家都到齐了,也该想想接着该怎么办了吧。”拍拍手,昆可卡将双手往腰上一抡,“海娜,不要再睡了!”这个海娜也真行,女孩子家在这样的荒郊野地里,这么多人这么多声音的,她竟然还能睡得这么样的香甜?“女巫,别装死!”海克拉斯也用脚尖踢了海娜两下,可倒卧在地上的海娜仍旧不为所动。“别这样对她!”亚契推开海克拉斯矮身到海娜眼前,轻轻拍着她的脸,一边问道,“你们刚刚一直跟她在一起,她睡多久了?”“嗯。”莱恩沉吟了一会儿,才说,“我记得清醒之后,海娜一直嚷着好累,我随手搭了这个亭子,然后再去找她的时候她就已经睡着了,是一○八把她搬过来的。”安排海娜睡下后,海克也跟着过来,莱恩本想把他赶走,但看在葛罗丽亚的份上,便让他待了下来,毕竟有他在的时候,葛罗丽亚要开朗的多,低身探了探海娜的鼻息,“还有呼吸。”“她死不了的。”海克拉斯将衣服拉拉直,靠着门边站在葛罗丽亚身边,“喇模说过,她是不会死亡的。”“怎么说?”莱恩将海娜抱起,然后放到比较平坦的草地上,“那个喇模说她不会死亡?”“柯柏喇模。”玩弄着葛罗丽亚的头发,海克拉斯不经意的回答着,“丽丽,我可以叫妳丽丽吗?”葛罗丽亚羞红了脸,她好庆幸现在自己是看不到东西的,不然她肯定没有办法像现在这样站在海克拉斯的身边。“柯柏?”莱恩狠瞪了海克一眼,然后把妹妹拉到自己身边,“低语森林中的喇模?”“是啊。”海克拉斯理顺自己的头发,然后厌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我的手脏了,帮我打水,我要洗手!”“哈哈哈!”海克拉斯这句话,却让汉密斯无法克制的笑了起来,“哈哈哈……”“有什么事情这么好笑?”昆可卡让这一切弄得心烦意乱,听到汉密斯的笑声,觉得更烦了,“我一点也看不出来我们的处境有什么可以开怀大笑的地方,海娜莫名奇妙的又晕了,葛罗丽亚瞎了,我们打了一场莫名奇妙的仗,杀了一堆跟我们无冤无仇的生物,然后呢?现在呢?我们该去那里?佩德说我们是卡班壳选出来的神圣战士,但是又怎样?从出发到现在,我没有一天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我不懂,是不是只有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嘛?”摇头晃脑的,昆可卡说出一堆话,这些话他从来没有特别想过,但是在今天这个场合,这些话就像是高处的水流一样,淘淘不绝的就往低处流倾。亚契冷冷的站到昆可卡身边,“我们要去东方神殿,接受神喻的试炼,打倒安菲斯宾那。”“他跟我们有仇吗?干嘛一定要把他杀了?”昆可卡的声音更大了,“亚契,我不要再这样胡里胡涂的走下去了,我要回到热望加拉,我要找拉米问个清楚,我要确确实实的知道在我面前将要对抗的是什么样的敌人!”“热望加拉?”默默听着昆可卡抱怨的莱恩扬起了双眉,“西南海边的小村子?”“妳去过?”“没有,现在那里应该谁也去不了了。”“什么意思?”“上次村祭,就是热望加拉,很抱歉,那次我没有去。”莱恩露出哀伤的表情,“我真的很抱歉。”“妳在抱歉什么?什么是村祭?”昆可卡警觉的问着,“那是某种祭典吗?”“可以算是。”汉密斯收起和善的表情,轻轻拍着昆可卡的肩,“昆,不要想回家了,村祭就是杀光村子里的每一个人当做献给安菲斯宾那的祭品。”“不是每一个人……”亚契整颗心都揪了起来,或许连昆可卡都不知道他对那个小村落的感情,杀死了整村的人?那么胖妈妈?拉米?村民的脸一张一张的竟然通通浮现在亚契的眼前,等等,刚刚莱恩说了什么?不是每一个人?“不是每一个人?莱恩,你说清楚一点。”相较于亚契的冷静外表,昆可卡整个人失魂一样的呆掉了。“我没记错的话,会留下三个异人,一个是抗争到最后的,香港精选一肖期期准另外两个, 香港精选二肖期期准好像就不是那么一定, 香港精选三肖期期准不过大概都是跟体型有关, 香港精选四肖期期准特别高大,特别矮小,特别肥胖,或是特别的瘦。”莱恩努力的思考着,想要多提供一些数据给这两个小伙子。“特别胖的!昆,昆,村子里最胖的就是你妈了,昆你醒醒,胖妈妈可能并没有被杀害啊!”摇晃着失神的昆,亚契的语气急燥的不像是他。“哈哈哈……”猛爆地,海克拉斯发出了一长声相当不文雅的笑声,“你妈很胖喔……”“你太过份了海克!”海克戏谑的态度激得皮洛开口怒斥,一○八接收到皮洛的气愤,跟着往前走了两步,做势要把海克丢出去。海克的笑意不减,但他也明白自己已经犯了众怒,“我看我还是出去找些水梳洗一下吧,哈哈哈,太好笑了,哈哈哈……”看着他带着可恶的笑声扬长而去,昆可卡急急抓着莱恩,“你说的是真的吗?他们不会杀掉胖子?”“嗯。”莱恩并不肯定,但是此刻,她坚毅的点点头,带兵多年的她深知人心的脆弱与坚强,此刻如果不给昆一点希望,他会崩溃的。“那他们会把我妈带到那里去?他们又是谁?是那些人在举行村祭的,这些人为什么要杀掉整个村子的人?妳跟我说啊!”莱恩挣扎的从昆可卡的双手中脱出,昆可卡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来,有些问题她不知道答案,有些问题,她没有办法跟他说出答案。她怎么可以告诉他,是她的父亲下令杀害整个村子?“我不知道,我从父王那里听到的只有这些,很抱歉。”“那怎么办?”昆可卡抱住脑袋,“就算知道我妈没事,我还是找不到她,如果计划是要杀掉一整个村子的人,特别留下我妈肯定也没有好事,只是让她晚点死掉而已,老天,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我该去那里找人?”“亚契,我们回去看看,一定有什么线索留下来的,如果说要杀掉村子里的每一个人做为献给魔王的祭品,那我们两个呢?我们也是村子的人,我们并没有被杀掉,所以热望加拉不合格的,搞不好莱恩搞错了呢?亚契,我们回家!”抓住亚契,昆可卡就要往外冲,但又被亚契拉了回来。“怎么回去,内幕资料你找的到路吗?”“汉密斯,你带我们回家你一定找的到路,不然带我们回土拉安栈道。”汉密斯并没有答应,他缓缓的说,“如果说莱恩从王那里听到热望加拉被毁了,那它就应该被毁了,你回去也没有用的,不如用这些时间去找你的母亲,还实际一些。”“可是去那里找?”“我想,先去低语森林,找到海娜的师父柯柏喇模吧,他应该有能力把海娜弄醒,然后给我们指引,这里离低语森林已经不远了,如果喇模说要回去,我一定会带你们回热望加拉的。”汉密斯提出了可行的方法,“只是……。”“只是什么?”昆可卡虽然着急,但也认同了汉密斯的决定,“有什么问题吗?”“我们不知道柯柏喇模在那里。”马帝帮汉密斯回答了他的沉吟,“喇模住的地方通常相当隐密,而且除非他想见你,不然我们根本找不到他的。”“这个应该不用耽心吧,海娜是他的学生,如果说他真的是伟大的喇模,他绝对有能力知道现在发生在海娜身上的事情,也应该会知道我们在找他。”昆可卡咬着下唇,带着恨意接着说,“而且,海克拉斯那个浑蛋也跟我们在一起,他也是柯柏的学生,他可以帮我们带路。”“他的确是个浑蛋。”莱恩一点也不容情的冷言着,“那我们就去低语森林吧。”“我们?”昆可卡没有想过莱恩也会想跟自己一起走,虽然说在“奴”中他们曾经商议过要先去黑暗森林治好葛罗丽亚的眼睛的。“你有意见?”“没有。”昆可卡看着汉密斯,“你会跟我们一起去。”虽说方法是汉密斯提出来的,他们要回家也要靠汉密斯带路,但是昆可卡不确定一下还是没有办法放心,毕竟汉密斯曾经丢下他们过。“会。”汉密斯吟唱一般的说着,“我喜欢跟喇模见面,有传言,只要见过所有的喇模,就会得到某样奇特的东西。”“奇特的东西?”马帝拍着脑门,“先不管这些了,如果要走,得赶快去买东西了,看看我们,两个病着,还有女人跟孩子,没有马匹粮食,怎么到的了低语森林?”皮洛拉着一○八,“我有一○八。”“是啊,你有,可我们没有!”一个一个点着人头,“我们一共九个人,一个铁人,这么多人,起码得找个十匹小马一辆大车了。”“这么多东西要去那里找?”“回寒冰镇啊。”马帝理所当然的说着,“那里东西其实挺齐全的,要吃的有吃的,要药草有药草,对喔,我们应该先带着海娜去那里,我看她这回跟上次挺像的,搞不好肯恩那里还有可多力亚,治好海娜,她可以直接带大家飞到想去的地方。”“也是,我怎么会忘了寒冰镇呢,海娜这次肯定是因为施展了那个什么光辉之轮所以又晕了,唉,她怎么每施展一个法术就晕死一次,圣女都像她那么没用吗?”“以她的年龄能施展光辉之轮这种法术已经是很难得的了。”“我先去把海克叫回来吧。”汉密斯说了就走。“为什么要叫他……”昆可卡口中嘀嘀咕咕的,本来就不喜欢海克拉斯的他,因为刚刚海克耻笑自己的母亲,让昆更讨厌这个人了。想起母亲,想起热望加拉,想起村祭,昆可卡的心头感到一阵热,好像他终于为了自己的行动找到了方向跟目标,他要寻找母亲,他要救出母亲,他要打败安菲斯宾那,为每一个他认识的人报仇。亚契的眼神漠然,但双拳却握的死紧,自从听到村祭这个名词之后,他就没有办法再放松下来,藏在记忆深处的死亡圆圈,三个火焰圈圈,一再的出现在亚契的脑海中,他隐隐明白,村祭,他是经历过的。寒冰镇,现在镇如其名,冷冷冰冰的,不再有一丝生气,当马帝领着大家进入这个城镇的时候,每个人都感受到一股不寻常的寒意。“这个小镇空了。”莱恩四下看了看,“我想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可是,这不可能啊,我们离开的时候,大家都在的!”马帝一间一间的搜索着,但是每间屋子都是空空荡荡的,只奇妙的是,炉子里的火还升着,锅子里的药水还滚着,铁铺里的风鼓也没有停,这个小镇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正正常常的在工作着,除了,操作这些器具的人。“真是太诡异了,他们一起离开这里吗?”昆可卡将炉火灭了,“我看他们离开也有几天了吧,为什么这些薪火还没有灭?”“他们离开有几天了?你怎么会这么想?”“哼。”海克拉斯冷哼了一声,指指马厩的水槽,原本装满水的木槽现在一滴水都没有,水槽的水是不会在一天之内全部干涸的。“马有了。”亚契指着马厩里因为看到外人而正在嘶鸣的动物,“还要准备什么?”“干粮、水、睡袋。”马帝回答道。“食物跟水是吗?那就去找吧。”也不等大家,皮洛带着铁人就离开了马厩,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大家这才发现看起来像个小女孩的皮洛,意外的竟然是个事事认真的急性子。莱恩抓着葛罗丽亚,葛罗丽亚后面跟着海克拉斯,三人也离开了马厩。昆可卡叹了口气,如果可以,他还想跟马儿多玩一会儿,“大家都去工作了,我们也得出去找些什么吧。”亚契点点头,看着马帝,马帝回过神来,赶忙说,“吃的用的索恩那里应该都有,我们就先去那里看看吧,汉密斯,海娜就拜托你了。”“嗯。”汉密斯带着懒懒的笑容送走每一个人,这真是有趣的一群人啊,就像是不小心坐在一条船上要到对岸的旅人。旅人……哈哈哈哈,忍不住的笑意挂在汉密斯的嘴角,真是太有趣了,他怎么样也没有办法把高贵的莱恩三人组跟热望加拉那两个小伙子放在一块儿想,更不要提那个大个子马帝了。不经意的看看兀自沉睡的海娜,海斯汀尔娜,奇怪的女孩儿,因为她是圣女吗?感觉起来,她和这个团体中的每一个人都很相契,放在王子公主身边她并不逊色,放在渔村青年身边她也不显骄矜,若是跟在那个苍白的皮洛身旁,嗯,她就像是跟他一起成长的大姐姐。那跟自己呢?轻轻抚摸着海娜的大脸,汉密斯为女孩特有的柔润肤泽感到心动,他有多久没有接触过真正的女孩了呢?葛罗丽亚,他的女人,同行中的瞎眼小公主也叫这个名字。他的未婚妻葛罗丽亚,有着黑色的长发柔顺的性格和甜美声音的葛罗丽亚,究竟是什么让他一直在外地漂泊呢?回去落地生根不是很好吗?落地生根,汉密斯打了个冷颤,多可怕的想法,要他只停留在一个地方过一辈子,他想他是办不到的,诗人的生性就是漂泊。但是葛罗丽亚……他心目中的女神,她的身上有着太多让他留在家中的理由,如果葛罗丽亚跟海娜一样,她肯定会跟着自己在各处流浪的。深深叹了口气,汉密斯玩弄着小琴。消失的村民沉睡的圣女失去光明的公主所有一切被隐瞒的真相神力啊!假使你助我一臂容我把幸福国度的影子从我的脑子里再显现出来幸福国度的影子,汉密斯为自己随意编唱的歌词感动了,曾几何时,他竟已经忘却了,他是曾经在幸福的国度之中成长的啊。

  拉齐奥中场路易斯-阿尔贝托日前被问及了梅西、C罗谁强的话题,结果他非常的推崇梅西。

,,二四肖天天正版免费资枓


Powered by 平特一肖防一码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