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20-06-04 10:10 浏览

“过了前面那个吊桥,就会到达沼泽区。”葛罗丽亚小小声的跟海克拉斯报告着,海克拉斯点点头,表示了解。“丽丽,有件事情我早想问妳了,为什么你什么都看不到,却什么都知道。”跟海克拉斯一样,昆可卡也是从头到尾都跟在葛罗丽亚身边,只是,葛罗罗丽亚的心向着谁,是显而易见的。“嗯。”葛罗丽亚点点头,“我以前看过。”“什么意思?”“在家里,我常常都是一个人……”说话原本就很小声的葛罗丽亚的声音现在更是如同耳语一般,小脸更是胀得跟海娜的头发一样红通通的。除了宫殿里面一直陪着她的仆婢之外,葛罗丽亚只跟家人说过话。“丽丽喜欢研究地图。”莱恩笑着帮她解释,“第亚大陆上大部分的地方,丽丽都可以告诉我们应该怎么走的。”“真的?”昆可卡眼睛瞪的好大,“妳真不简单,我一看到白纸黑字就想睡觉,这次能跟妳同行真是太幸运了。”丽丽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我没有那么好。”“妳很好,妳漂亮聪明温柔可爱,妳真的很好。”昆可卡用尽了自己最好的形容词露骨的表达了自己对葛罗丽亚的倾慕。海克拉斯握着葛罗丽亚的小手,由衷的说道,“妳真的很好。”这是昆与海克第一次意见相同,但昆却对这样的目标一致感到火恼,“放开她的手!”“丽丽,我们上车,妳累了。”海克拉斯根本不理会昆可卡的怒斥。葛罗丽亚顺从的跟着海克拉斯的引导,在这个小团体里,除了姐姐,她最信赖的就是海克,因为这两个都是她见过的她熟识的人物,当然,比起姐姐,她更希望在英俊的海克身边。对自己的想法感到罪恶的葛罗丽亚,上车之后,刻意的靠着莱恩坐着,但她的手,却还是没有从海克拉斯的掌中抽出。因为马匹的数量有限,在拨出两匹马拉着拖车之后,剩下的几匹在为了长途跋涉的准备之下,大家只能轮着骑它,但说是轮流,骑术好到可以驾驭马匹的人又并不多,昆可卡当然并不在会骑马的名单之列,离开寒冰镇之后,昆可卡足足走了两天,此时他忍不住抱怨了起来,“女孩子坐在车里没有问题,你一个大男人跟着她们挤什么?你一上车,马儿的速度更慢了!这样我们得走多久才到的了喇模那里?”“昆说的对,我也坐的够久了。”莱恩从行径中的马车上轻快的跳下,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她很少跟海克在同一个空间相处过。“莱恩,我不是……”莱恩大方的拍拍昆可卡的肩,然后眺望着不过一百约特外的吊桥,此刻他们已经穿过林区,眼前是一大片还算平坦的黄土地,丽丽说的吊桥已经就在眼前,“这个桥,车子过的去吗?”“难说。”在前头为大家开路的马帝调转马头回到大家身边,“我怕,马儿不敢过桥。”“我想也是。”皮洛坐在一○八身上,听到马帝这样说,皱起了眉头,坐在高处的他已经看清了吊桥那边的景像。“什么桥这么可怕?亚契,我们过去看看!”拉着亚契,昆可卡快快跑了起来,不过十几秒他们就到了那座大家都说可怕的吊桥边上,看到周围的环境,亚契吓得腿都软了,昆可卡更是直接就坐在地上,这样的一座桥,不要说马儿不敢过去,他自己也不敢过去啊!吊桥的长度普通约莫只有廿约特,桥面是普通的木板,两旁吊着粗绳,构造极为简单,大风一起,就嘎嘎作响,摇摇欲坠,从桥面到谷底,至少有五十约特这么深,峡谷的两边都是由黄红色的土石组成,看起来脆弱又尖锐,谷底隐隐看的到一条小溪,小溪的两岸全是巨大的石块。这样可怕的一个峡谷,这样可怕的一座烂桥,亚契脑中飞快的动着念头,怎么样才有可能让大家平平安安的走过去。莱恩深吸了口气,思忖着,若是要自己硬着头皮走过去,是没有问题,这桥面也不窄,让车子过去,也没有问题,只是,其它人呢?这破桥可以承受的了车子和铁人的重量吗?“要先让桥坚固一点,不然一○八上去就垮了。”在她身旁的亚契喃喃自语了起来。莱恩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昆和亚契瘦小的体形总让她觉的他们跟皮洛一样,是个孩子,但此刻仔细瞧来,亚契沉思的表情有着说不出的男子气概。“你可以吗?”“嗯?”亚契没想到自己无意说出的话让莱恩听到,因此,他不能明白莱恩到底在问什么?“让桥坚固一点。”“可以,我曾经看过强化物品的咒语。”亚契尽力回想着,“只是,马儿不会知道桥安全了。”这是一个大问题,这样的场景稍微有点智力的生物都知道要避开,更何况是聪颖的马儿。皮洛从一○八身上滑下,站在深谷边,皮洛脸色苍白的又躲到一○八身后,“马儿什么都知道。”“皮洛,你为什么这么说?”莱恩往亚契身边靠近了一点,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对于铁人一○八莱恩是抱着恐惧的。“你们刚刚在说马儿的坏话。”躲在一○八后面的皮洛,说话好像在赌气,“牠们比我们聪明多了,牠们知道不能再往前走了。”“皮洛,你听的懂马儿的话, 香港精选二肖期期准那, 香港精选三肖期期准马儿也听的懂你的话吗?”莱恩心中想到一个念头, 香港精选四肖期期准如果皮洛可以和动物沟通的话, 香港精选六肖期期准那么或许他可以劝动这些牲口,走过强化的桥。皮洛摇摇头,落寞的说,“牠们不懂,只有一○八听得懂我说的话。”“等一下亚契会施一个法术,让这座桥坚固起来,但是外表看起来应该还是一样的,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你愿意试试看再跟马儿说说吗?告诉它们,这桥是安全的。”面对皮洛,莱恩总是会用跟小孩说话的方式。皮洛固执的摇摇头,然后又偷偷笑了起来,“就算它们听不懂我说什么,我也有办法让牠们过去的。”“是吗?”皮洛从腰上绑着的大袋子里翻出一样药草,“我在寒冰镇上找到好多好东西,呵呵。”“金雀草?”原本帮忙驾车的汉密斯,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挤到了断崖边上,“寒冰镇上有金雀草?”“是啊。”皮洛将草放在掌心,这草比皮洛的手掌还要大上一些,外型就像是一只展翅的雀鸟一样,草的颜色虽然是深绿的,但叶脉却是黄褐色,难怪会叫做金雀草。“你拿这出来干嘛?”汉密斯吞了口口水,好像对这草有些渴望,“这是好东西,但是现在这个状况我们不该用吧。”“我拿这出来骗马儿。”“金雀草,不是绝种了吗?”亚契记得金雀草是因为它的特别,神父的书上记载着,这种草相当稀有,主要产于葛登矿区,将草揉成汁液让人饮下之后会令人产生心情愉快的幻象,但是,很多人沉溺在幻像之中不愿清醒,因此,一百多年前葛登的议事厅下令将境内所有的金雀草全部烧光。“给马吃?太可惜了。”汉密斯舔舔嘴唇,露出从未有过的贪婪。“瑞奇教过我一个使用金雀草这类草的方法,只要烧着了这草,可以让周围的景象变得像仙境一样,不管是人或是马儿都有用。”众人依着莱恩的指令排好的队伍,当前站着的亚契跟昆可卡,不禁感到一阵紧张,谷地的风强劲的吹着,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昆可卡屈起手肘撞了撞亚契,“你真的会?”亚契寒着脸,硬点了两下头,都到了这个地步,他再说不会也没用了,用心回忆着咒文,亚契举起手杖,低声念了起来,“唵·璷日罗银尔钵锣捻跛多也·杀璷轲!”他口里念出奇怪的音节,在场没有一个人听过这样的语言……除了一○八……从亚契发出第一个古怪的声音开始,一○八就警觉了起来,这是被甲护身真言,配合着一个手印……一种讨厌的感觉让一○八想要逃离这个地方。但,高手公式资料亚契只是念出了咒文,并没有结成手印,他使用真言趋动了手杖中巴哈马特的力量,只见手杖的顶端缓缓放射出鹅黄色的光芒,这光亮一路拢过破桥,然后又从桥的对岸反射回到手杖中。“好了吗?”“嗯。”亚契口里虽然答应着,但就算是他也看不出桥有什么改变,大风一吹,吊桥仍旧是摇摇晃晃嘎吱作响,好像一碰就碎了一般。“那我烧了。”将金雀草在掌中揉碎,绿色的汁液盛在一○八的铁掌中,皮洛双手向天,两手作拳,小指双双勾住,食指伸直指尖相对,朝着一○八掌中的金雀草,虚点三下,喝道,“起!”一股青绿色的火焰就在他的手印之下猛烈燃烧,大家被这火焰迷惑住,一时之间都说不出话来,原来,火焰也有青色的。一○八僵硬的站着,远古远古的记忆让它无法动弹,金刚起!这是那手印,就是那个呼叫出天兵天将的手印,为什么皮洛会?为什么自己又会知道这些古里古怪的东西呢?手印?真言?绿焰?村祭?红玉?青玉?九圣?安菲斯宾那……这些名词一个接着一个在一○八脑海中打着转,自己究竟是谁?自己来到这世界上的目的又是什么?该死的铁人啊!!竟扰乱了他的思考。“亚契我们快走吧!我想到对岸去,那里好棒,好漂亮。”昆可卡忘情的大叫起来。亚契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用力点头赞同,“我们快走。”“快过去!你们再不走我就先过去了。”“是啊,还是我们先把马骑过去吧!”“别吵,昆、亚契,你们过去吧!”莱恩努力的保持理智,但她发现,这实在是太难了。当她的双眼从一○八掌中的绿焰中离开之后,四周就变了,蓝的通透的天空上,几絮软软的白云,轻风一吹,脚边小花便送来一阵阵舒爽的淡香。这里是河岸边上的小草原,细白的小圆石将河岸曲曲折折的围了出来,清可见底的河上,架着一座可爱的白石拱桥,桥墩上雕绘着色彩鲜明的几何图形,桥的另一边,是一片更美丽的草原,如果可以,莱恩好想直接跃过这小河,奔到对面的草原上尽情的打着滚。好久好久了,她都没有感受到这样祥和平静的气氛,但,大家在心里也都明白,这只是幻象,横阻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座风一吹就晃的破桥,而桥的对面,只是丑恶的赭黄山地而已。但,又怎样呢?做了几次深呼吸,莱恩尽情的享受这片刻的美好假像,如果可以让大家这么舒服,真的假的又有什么分别呢?“一○八,你有看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吗?”“破桥,深谷。”“对啊,一样的破桥,一样的深谷。”全身抖了一下,皮洛看着马车摇摇晃晃的在桥上跑着,每前进一步,桥面好像就断裂了一些。一个不愉快的想法跑进了皮洛的脑中,在这一个瞬间,他了解了莱恩诺斯的安排。如果亚契的法术不够成功,这破桥让昆跟亚契跑过去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然后是重要的海斯汀尔娜,趁着桥面还没有太大破损的时候,赌赌运气应该也是过的去。再来是自己跟一○八,以一○八的重量看来并不比马车轻,桥面经过了马车的倾压,若是一○八可以跑过去,那后面跟着骑马过桥的肯定没有问题,如果一○八将桥压坏了,那后面那些骑马的也不会牺牲,可以再找方法过桥。反正自己就是多出来的没用的废物!“皮洛过桥,一○八永远跟着皮洛。”隐隐感受到皮洛的沮丧,一○八尽了力的安慰他。皮洛双手环住一○八的脑袋,“一○八要永永远远的跟着皮洛喔,我们绝对不要分开,一○八是皮洛最好最好的朋友。”“嗯,一○八是皮洛最好最好的朋友。”衷心而自然的,一○八用铁人的声音说出了心里的感受,看到马车一离开桥,“走了,皮洛闭眼。”“嗯。”闭上双眼,皮洛死命的抱着一○八的脑袋,一○八的步履稳定而快速的,踏在桥面上,这桥远比看起来要坚固得太多,一○八甚至有种踩在石块上的感觉,显然的,亚契是成功了。海克拉斯轻率的吹了声口哨,他很明白莱恩做出这样顺序安排的用意,但是当金雀草的绿焰一烧起,海克就再按耐不住了,这么棒的地方,为什么要他等到最后一批了才能过去?带着恨意的眼神看着身后的莱恩诺思,他的红发女神,在美丽的环境中,她还是像海中的红宝石一样的闪亮,唉,结实的,海克拉斯叹了口大气,他怎么能够真的恨起这样一个女人呢?小鬼飞过桥了!那么,他也要过去了,到了对岸,他一定要表明心意,莱恩诺思,他的红发女神!“我们一起走吧。”眼前的美景让马帝放大了胆,他粗壮的手臂轻贴着莱恩的细腰,他跨下的骏马紧挨着莱恩的坐骑,莱恩是他心目中理想的伙伴,她美丽聪明又武艺高超,她是他可以信赖的,可以把性命交付的理想伙伴。莱恩点点头,没有拒绝,这么棒的大桥绝对可以让他们两个并辔而行。她的眼中燃着火,当她看到海克亲蜜的搂着葛罗丽亚奔驰向对岸那美丽而快乐的草原之后,她再也不想要一个人了。马帝很好,结实粗壮老实可靠,不像海克那个草包王子,一心一意只放在女人身上,不顾伙伴情谊,没有团体共识。陪伴着莱恩,马帝快乐的驱马过桥,陪伴着马帝,莱恩诺斯的眼中,怒红色的烈焰,未熄。“啊~皮洛,再烧一次那个草,你应该还有那种小鸟草吧。”昆可卡的疲累全部写在脸上,他用不可思议的速度跑在铁人的身边,因为他有很多话想跟皮洛说,“寒冰镇那些老头不可能只存了一棵草,现在大家都这么累,再烧一次那种草提振精神吧。”这些话,从金雀的力量消失之后,皮洛就不断的从每一个人口中听到。过了桥之后,金雀的效力还在,皮洛看着这些人在泥地中打滚,在砾石中嘻闹,在他确定了大家还是听的到彼此说的话,还是可以理解话中的意义之后,唯一清醒的他,便诱导着大家,一路往山下走。刚出了山,便是一片缓丘,天色已经亮了起来,金雀的药力也开始消退,皮洛看着这群欢乐的人,一个一个又变回原本古怪的性格。在莱恩的建议下,大家轮流进入车中小憩,而还有点力气的,就驾车继续前进。见大家清醒了,皮洛原本想在一○八背上好好睡上一觉,没想到那些已经清醒的,却还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借故找他,或是迂回询问,或是傲然相逼,目的都是想他再燃一次那奇妙的草药。还好这草只有自己燃的起来,还好一○八一直扛着自己,不然……皮洛心想,这些人搞不好会把自己杀了抢草。歪歪僵硬的脖子,皮洛发现自己变坏了,以前的他才不会有这些小气的想法,是因为在史克戴威被关了那么些日子让他学会了人心险恶吗?尽量的,皮洛强迫自己不要想在史克戴威的情况,抱着一○八的脑袋,皮洛不要再想了,昆可卡还再他脚边叨叨絮絮个没完,昏昏沉沉的,皮洛也睡着了。

,,王中王精选资料论坛


Powered by 平特一肖防一码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