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20-06-04 06:33 浏览

海克拉斯与莱恩听说了昆可卡他们的故事之后,也接受了卡班壳的试验,没想到,两个公主一个王子,竟也都可以让这红色的小贝发亮。而海娜一行原本就是要去史克威尔陪这两个公主的,现在公主就在身边了,史克威尔之行也免了。因此,一群人有了共识,便是先到东方神殿接受神喻的试炼,确定自己的身分究竟是不是传说中的神圣战士。只是在去东方神殿之前,莱恩提议先带葛罗丽亚进入暗黑森林,那是教导她成长的师父的住所,她希望借重师父的力量,让葛罗丽亚可以重见光明。这个提议大家一致赞同,毕竟,黑暗森林也在到东方神殿的路上。当一切妥当之后,天已经快亮了,众人也都疲惫不堪的睡去。就在天亮了之后没有多久,这个树洞周围,密密围围的,满聚着百百千千的华勒宾……最先发现不对劲的,是瞎了的葛罗丽亚,她感受到周围有着可怕的生物在窥探着,便摇醒了睡熟了的莱恩。莱恩拿出武器试探着杀了几个通道内的怪物,便发现怪物的数量远不是她可以解决的,只好回到洞里,把大家通通叫醒。只是相当奇怪的,华勒宾竟只是重重围住这块地方,并没有冲进来杀戮的意思。施展了飞行咒的海娜从半空中滑了下来,“他们到底想怎么样——只是守着又不进来——如果他们存心要把我们通通杀掉——只要一起进来——压都把我们几个压死了。”“到了这种地步,只好拼了吧!”马帝瞪亮了双眼,看着洞里的伙伴。“不要!”海克拉斯扬起下巴,压抑地说着,“这些怪物看起来好肮脏,我不要碰到牠们!”“牠们为什么会聚过来?”昆可卡手脚并用的想爬上树顶的洞口,打算看个清楚。“哇,好多好多喔。”攀着洞口,昆可卡往底下喊着话,“起码几千几万只,一层一层的围着这个地方。”“不可能的。”莱恩诺斯不经意的晃晃脑袋,“丽丽,华勒宾一共有多少只?”“两千七百只整。”葛罗丽亚的声音细细小小的传出来,却让大家都吓了一跳,一来是因为她竟然会知道怪物到底有多少只,二来也是因为,所有的人竟然都忘了她也在现场。“两千七百只……”马帝的声音有些干涩,“我们有六个人,一个人要负责450……”“四百五……老天,他们乖乖站在那里不回手的让我打,我也打不死四百五十只,更何况它们还那么凶,怎么办啦,亚契,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马帝,你就偷偷在洞里面朝洞外射箭好了,看看可不可以把它们通通打死!”“不可能的。”这个方法马帝早就想过了,“角度有问题。”“也是,入口又这么窄,它们只要守住门口,我们才出去就被他们一个一个的打死了,如果有几个会法术的就好啰,施展一个集雷术、或是火焰咒,把它们一大片通通烧光,我们只要出去把魄捡一捡就好了,啊,亚契。”“嗯?”“你算是个术士嘛,你应该也有一些攻击性的法术可以把外面那一大片怪物打死光吧?”“我没办法。”亚契的表情相当阴沉,从昆可卡醒来之后,他的表情就再没有开朗过,只是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事情发展的这样快速,也没有人有时间问他到底在气些什么。“那该怎么办呢?”昆可卡叹了口气,靠着墙盘腿坐下,“弓箭也射不出去,法术又没有,硬冲更不可行。”无耐的撑着脑袋,昆可卡将目光落到葛罗丽亚身上,“丽丽,妳说有两千七百只是真的吗?妳怎么会知道,也许只有两百七十只,昨天我们已经打死不少了,现在应该不会有这么多了吧,唉,不过就算少几只也是没有用的,我们还是打不过,就算华勒宾总共就只有围住我们的这几只,凭我们几个也是打不完的。”葛罗丽亚连点头解释的机会都没有,昆可卡突然弹跳起来,“海娜!妳可以的对不对?“可以什么?”“施展法术把外面的怪物通通打死。”“不行啊。”海斯汀尔娜晃着脑袋,“我没有学过攻击性的魔法,不过,可以让你们勇敢一些出去打架。”“这个就算了,再勇敢我也打不死这么多……等等,不对劲,他们好像要烧了这里。”昆可卡猛地跳下地,“好多好多只爬了上来,他们本来通通都在底下的。”“你刚刚说烧?”“嗯,我看到有几个手上拿着稻草,有几只拿着火种,看来要放火烧了这里。”“那就硬打吧!一○八把底下的通路打大一点!”海娜好快的下了命令,一○八也很快的有了行动,碰碰两声,小小的入口活生生的被打了好大的一个洞。“啊!妳都不先计划一下吗?还有,为什么要把大家也拖下水,小王才不想要帮妳打华勒宾呢!”海克拉斯一边说一边往后,放大的洞口引起了怪物的注意,原本按兵不动的华勒宾看到了这样一个大洞,全部蜂拥而上。咻!咻!马帝快速的射出两箭,几乎在同一时间海克拉斯口里一边骂着,一边抽出从死去的侍卫身上捡的长剑,漂亮的刺入了怪物的双眉之间,而另外一只华勒宾,则在亚契的棍棒之下丧命。三个几天前还不认识的青年,在这一瞬间发挥了超乎想象的默契,三人快速的交换一下眼神,马帝一边挥射着手中的弓箭,一边向后退着,一○八一马当先地站在最前面,让华勒宾不致大批进入,海克拉斯与亚契则站在洞口的两边,只要华勒宾一进入洞里,便尽量刺杀!昆可卡舞弄着小白,忽前忽后的补上几刀。三个女孩子则不约而同的退到了最里面,海娜口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在施着什么样的法术,莱恩诺斯紧紧抓着葛罗丽亚的手臂,避在海娜身边,如果不为了葛罗丽亚,莱恩肯定会跑到前面去帮忙杀敌。“姐,怎么办,现在怎么办?海克殿下在打那些怪物吗?我们打的赢吗?有这么多怪物。”“我想还可以,看不出来他挺会打的。”莱恩诺斯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海克拉斯,“我一直以为他只会装模做样的站在后面动动嘴吧而已。”“唉呀!”分心听到莱恩正在讨论他吗?海克拉斯一个闪失,三头华勒宾将他硬生生撞到墙上,挤冲了进来。亚契手边正与另外两只怪物缠斗着,无暇他顾,昆可卡见三只怪物来势汹汹, 三期必开一肖中平特本能的便躲开了, 黄大仙一码一肖中特网三只怪物一进入洞中立刻拳着身子开始攻击, 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它们或抓或撕或咬或踢地, 精选三码期期准一招一动都对准了亚契与海克。海克原本已经让怪物撞到了墙上,这下更显得手足无措起来,手中的剑也失去了章法,只是胡乱而无力的在眼前挥动着。“唉,才刚夸他两句就不行了。”莱恩诺斯无奈的摇摇头,“妳好好待在海娜旁边。”小心的吩咐了之后,才快步走到被围攻的海克拉斯前面,一只手住一只怪物的颈部,用力一扯,两只怪物当场毙命。就这样,莱恩诺斯替代了海克拉斯的位子,不,应该说莱恩诺斯接替了海克与亚契的位子,亚契见周围的怪物被莱恩诺斯打死之后,便跑到海克身边治疗着他的伤口,如果以治疗和格斗相比较,亚契绝对是宁愿帮人治伤的。莱恩知道自己最强的武器就是自己这双手,只是,除非必要,她是不会亲手杀敌,在某些方面她的想法跟海克拉斯相同,这么丑陋的怪物,她一点也不想要脏了自己的手,只是,这怪物的数量实在太多,如果用剑,莱恩没有把握可以这么快的把它们解决掉。然而就像葛罗丽亚说的,两千多只,他们怎么样也是杀不完的,难道说就要这样子,耗到每个人灯枯油尽为止吗?“可——以了!!”始终躲在大家后面的海娜猛然大叫了起来,让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我终于弄好了——大家到我身边来——吧!”“为什么妳说什么我就要听什么,到妳身边去怪物通通跑进来该怎么办呢?”海克拉斯一点也不想要听海娜的,只是他忽略了挡在最前面的一○八可是相当听话的。海娜的话才说出口,一○八转身就往里面走,他一离开,整个洞口大开,华勒宾一整群的往里面挤。为了怕这些怪物挤到自己身边,海克拉斯反而是第一个走到海娜身边的人而其它人不管与海娜是否交熟,或多或少都听过海娜的名声,也都相信海娜的能力,树洞中的空间又不甚大,在不过几秒的时间内,大家就通通聚到了海娜的身边。“海娜,这是什么?”昆可卡挤在葛罗丽亚旁边,或许应该说除了一○八全部七个人通通挤在一个小圈圈里面——一个光线投射出来的小圆圈。“一○八——进来!”海娜一把拉过一○八,葛罗丽亚尖叫着想要跳走,又给海娜抓了回来,“一定要站在圈圈里——我尽全力只能做出——这么小的圈圈——只要站在里面——我们一定可以打败——那个怪物!”是错觉吗?海娜的声音似乎更飘乎不定了。“妳在做梦?”海克拉斯摇晃着脑袋又想走出圈圈。“过来!这是光辉之轮!”莱恩将海克拉斯紧紧抓回圈里,光辉之轮,想不到这么小的一个女孩子已经会使用光辉之轮了,虽然说她花了很长的时间准备,也只画出这么小一个光轮,但这样的才能……“不可能!她才几岁?”光辉之轮!?这是连圣者与祭司也不见得可以每次都成功的法术啊……然而来自内心的改变,让它领悟到一些事实。这却是实实在在的光轮,在圣光的照耀之下,海克拉斯渐渐觉得全身充满了力气,眼前满地的泥血与怪物的尸骸似乎都成为他荣光的徽记,他的内心有一种冲动,想要让这种丑恶的生物从眼前完全消失,他是威武的战士圣洁的天使,升华生命净化丑恶则是他生命的意义与无法规避的责任。他这一生之中,没有一刻觉得自己是这么样的崇高,平特一肖防一码亮起双眼闭紧双唇,海克拉斯的脸上挂着坚毅的表情,他要用他的双手结束丑陋。同样的光能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扩大再扩大,同时地,他们一起跨出了光辉之轮……赭红色的雪地,这片大地不应该有着红色的雪块,不应该有着红色的雪丘,不应该有着红色的草原,更不应该有着红色的……湖水。放眼望去,一片腥红弄痛了亚契的双眼,到底,大家到底杀死了多少华勒宾呢?真就像葛罗丽亚所说的,两千七百只整吗?亚契的双眼困难地移动着,他没有办法顺利的转动着应该属于自己的眼球,因为,它们被红色的雪片冻结在冰冷的眼眶之中。一定要有这样的杀戮?“亚契!亚契嗳,你在发什么呆,快来帮忙!”昆可卡兴致勃勃的翻弄着华勒宾的尸体,另一只手里拿着个沉甸甸的皮袋,“好多喔,亚契,这次真的太好了,我已经找到好多了,你看这个又有,海娜真的不简单,竟然可以施法让我们打赢这么多怪物,唉,刚刚打的我的手都酸,不过现在就好了,有这么多东西可以拿!”“亚契,我翻过正面的华勒宾就是身上有药水的,我想在这些华勒宾身上有你能得到的红玉的机会也比较大。”昆可卡指指地上那些仰面朝上的华勒宾,快速的又往另一批尸体移去。亚契照着昆可卡的指示看去,在这些被他翻过身来的华勒宾身上大约有一半胸口都隐隐现着红光。他快速的把看到的红玉通通捡起,为了怕搞混,他每捡起一个红玉便将华勒宾的身体再翻过去,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已经赶上了昆可卡的进度,跟着昆可卡一起辨别。“海娜她们不知道怎么样了。”打败这些怪物之后,海娜又晕死了过去,葛罗丽亚的状况也不是很好,海克拉斯则是找到机会就想休息,因此,莱恩带着他们便在临时搭的小屋里面。“有莱恩跟一○八,他们不会有事的。”“马帝呢?”“在前面,不知道这些药瓶跟药水有什么用,我们已经弄到这么多了,亚契你会不会调药?你帮我们治伤的时候不是有用一些药草吗?”“嗯,可是这个我不认识。”跟着昆可卡一路往前走,亚契搜集到的石榴石竟然已经满满两瓶了,“而且红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使用。”“先弄好再说吧,我想这些东西海娜或是莱恩他们应该都知道吧,等他们状况好一些再问。”“嗯。”湖水、天空、雪地、绿草,亚契发现自己又可以看的到它们本来的颜色了,眨了眨眼,若不论这地上几千个尸体,这里真是个好地方,有山有水有雪有树,鼓起胸膛深吸了一口气,冰冷的空气差点让亚契呛咳起来。亚契将东西收好,迎向转回头走过来的马帝,“怎么了吗?”“有人过来了!”马帝走的很快,声音却很小,“有人接近这里了。”“那很好啊,我就觉得这一路上碰到的人也未免太少了一点,普通人都死那去了呢?”“过来的人有奇怪的力量,他一出现,附近的怪物都骚动起来,我想有个咒术师过来了。”马帝半仰起头,好像他真的可以在空气里面闻到一些什么。“咒术师?”在亚契的印象中,咒术师是一种奇妙的人物,听拉米说,他们天生就可以跟各种类人妖魔沟通,他们有种可以魅惑妖魔的力量,拉米还说过,他曾经认识一个咒术师甚至可以蓄养妖魔。“我最讨厌这些家伙。”马帝厌恶的皱起眉头,“他们总是一副和善虚弱的样子,但是你永远也搞不清楚他们究竟站在那一边,是帮助我们的还是帮助那些魔怪的。”看这情况马帝肯定吃过咒术师的亏。“是汉密斯!”昆可卡兴奋的跳高起来,“我听到了,汉密斯在唱歌,汉密斯是咒术师吗?我以为他应该是诗人啊!”“诗人?”马帝猛抽了抽鼻子,“我明明只有闻到咒术师的味道啊。”“可能不止一个人吧。”亚契朝着马帝与昆注意到的方向看了看听了听,但是他什么都没有感觉到,“等他们来了就知道了。”“嗯。”马帝不再理会两人,专心的去砍着怪物的角,可能将要出现的咒术师似乎令他的情绪波动起来。“亚契,汉密斯要过来了,真好,你想他这次会不会跟我们一起行动呢?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差点都忘了我们本来是要陪着海娜去史克戴威城,想不到葛罗丽亚跟莱恩诺思竟然会是罗奴亚兰尔的公主,而且她们也都可以让卡班壳发亮,我们从开始到现在碰到的人,好像都有这个本事,我可以、你可以、海娜可以马帝也可以,葛罗丽亚他们三个也都可以,这样就有七个了,九个人很快就到齐了,真好。”昆可卡快快说着,手里也快快找着,他心想,先把东西找完,等等汉密斯到了可以问问他这些东西的用途。碰到了这么多人,平心想来,他最喜欢的还是汉密斯,对于汉密斯,昆可卡有种亲人一般的感情,如果硬要分析的话,亚契是他最好的朋友,葛罗丽亚是最漂亮的女人,而汉密斯则是像他喜欢的亲人一样,虽然说他跟他之间的相处不过是地道里面那短短的一个夜晚。“如果汉密斯愿意陪我们那是最好不过了。”亚契表示赞同的点点头,对他心生亲切的并不只是昆可卡一个人。“汉密斯!真的是你!”躲在树间突然冲了出来,这是昆可卡与亚契商量好的小小恶作剧,算是迎接他们老朋友的仪式。汉密斯并没有被两个少年吓倒,反而向前一步抱住他们,“好孩子,来接汉密斯吗?”“是啊。”昆可卡开心的拉着他的手,汉密斯一如以往的轻轻抽开了手,昆可卡不以为意的朝他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还是说你只是刚好路过?这孩子又是谁?他好像很累,我们在前面有营地,一起去休息一下吧。”“好。”汉密斯将孩子往前推了一推,“他叫皮洛。”“皮洛!”昆可卡与亚契互看一眼,然后一起叫了出来,“一○八的主人?”“你们知道一○八?”皮洛的声音有点哑,好像喉咙受了伤。“是啊,铁人一○八嘛,它一直在找你,现在你来找它了它一定很开心。”昆可卡指指自己跟亚契,“我是昆可卡你可以叫我昆,他是亚契,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也是汉密斯的朋友。”“一○八现在在那里?”皮洛并不理会昆可卡的善意,他的心里只有自己的铁人。昆可卡有些尴尬地看看亚契,亚契耸耸肩,他心中想的是,皮洛会不会就是马帝口中的咒术师呢?可是,皮洛看来是这样的瘦弱……汉密斯可能是现场最能够掌握状况的人了,他露出淡淡的笑容,拿出了尤他琴拨弄了两声,开始唱了起来。我感觉到被密云所包裹着那密云是固定而光亮像太阳光线下的珍珠一般那永恒的珍珠将会接受我们进去像水滴容纳光线而不破裂一般他重复着这样的歌词一共唱了三次,昆可卡忍不住问着,“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汉密斯?”汉密斯表情有些茫然,“我也不清楚,但是我想很快就会清楚了。”“这是预言诗吗?”“算是吧。”汉密斯先他们一步往前走着,“可能是因为这个湖,让我想到了水滴……我也不知道,呃,你们还有一个朋友?”“我们还有很多朋友呢,跟你分手之后,我们又遇到了海斯汀尔娜。”“那个海斯汀尔娜?”皮洛瞪大了眼睛,惊叫了出来。“唉,亚契,我想我们应该劝海娜改改名字,以后她就叫那个海斯汀尔娜好了,真不知道她怎么会这么有名,好像所有人都知道她。”昆可卡摇摇头接着又说:“还有马帝他是一个很棒的弓箭手,还有葛罗丽亚跟莱恩诺思,听说她们是罗奴亚兰尔的公主喔。”“史克戴威的女儿?”皮洛的声音充满愤怒,眼睛也胀得通红。“皮洛,你不可以这样,伤害你父亲的是葛登的王裔,与罗奴亚兰尔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再说,如果不是史克戴威,你父亲在葛登就应该已经被处决了。”汉密斯说得沉重而认真,他的话显然说动了皮洛,这孩子握紧的手总算稍稍放松,只是眉目还是紧紧蹙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昆可卡碰碰汉密斯的肩,皮洛的反应让他不敢多说话了。“皮洛的父亲是葛登的咒术师,他在葛登受到诬陷被关到史克戴威,皮洛带着一○八本来想要去解救父亲的,但在中途被寒冰镇的老头抓走了,送到史克戴威当贡品,被关在史克戴威的时候他才知道他的父亲跟着另一批葛登的犯人已经被送到最南方的葛登岛去了,正巧我为了他父亲劫狱,意外却救出了这孩子,在带着皮洛去葛登岛之前本想先回寒冰镇找老头算帐的,没想到寒冰镇已经空了,在皮洛的坚持下我们往南一直走,就走到了这里。”在某种程度上,皮洛与一○八之间应该是有着感应的吧。“你们呢?不是说到西亚力雅送东西,怎么会送到这里来了?啊……”走出树林,湖边空地上满满的尸体令汉密斯低叫一声。“这个说起来就长啰……”昆可卡带着三分得意,先把看到皮洛有些别扭的马帝介绍给汉密斯,然后开始比手划脚的说起这一路的经过。昆可卡说的这些人,这些事情,皮洛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他的脑中只有一○八,一○八,这是他唯一可以依靠的……亲人了。营地里的一○八却还偎在海娜身边,它脑中只剩下一个简单的命令,带着三个孩子到史克戴威,保护海娜,保护海娜,保护海斯汀尔娜……

  近日,中国田径协会发布《2019中国马拉松大数据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指出2019年是中国马拉松运动参赛总规模和完赛人数同比均有明显增加,女性完赛跑者占比略微下降,但在半程马拉松中,女性积极性较高,年龄方面主要跑者年龄分布在中年、青年选手。

,,今晚三肖三码资料


Powered by 平特一肖防一码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